????“昱清哥哥,你千万不要责怪姐姐,她也是因为喝多了,才会做出这样的选择。”

????那猛烈的戾气在冯知言不知道说出什么之后,颓然顿住,然后以光速之势迅速收回白昱清体内。

????他来之前以为冯清宁会因为吃太多,食物中毒,可当他知道冯清宁喝了酒之后,他再也不担心她了。

????不是因为他不关心,而是不敢关心。

????因为喝了酒的冯清宁…简直是个魔鬼…

????望着持续骚乱的包房,白昱清举步维艰…

????这个女人不喝酒时,最多是可怕,可她一旦碰了酒…那绝对不是可怕能形容的…

????“昱清哥哥…你不进去吗?”冯知言不知道他在想什么,可她又等不下去,好不容易设计好这一切,要是去的晚了,可就什么都看不到了。

????白昱清目光阴冷望了她一眼,“本尊的名字,也是你能随意叫的?”

????冯知言砸了咂嘴,刚才她这么喊时,白昱清分明没有任何反应,怎么突然计较起这件事了?

????究竟为什么?

????“姐夫,求求你救救姐姐,她还是个清清白白的女孩子,不能让顾泽西糟蹋了。”

????冯知言没办法,只好带着哭腔换了个称呼,白昱清却纹丝不动。

????“姐夫,再不进去,要出人命了。”

????白昱清凝神望着包房门,有半秒钟的恍惚。

????的确…再不进去,要出人命了。

????他推开包房门,忽然想起来什么,让了个位置,对冯知言说:“你先。”

????冯知言也不知道他神神秘秘搞什么鬼,只是在想到白昱清将要跟冯清宁解除婚约后,心中的疑惑,变成了彻底的愉悦。

????包房门打开,冯知言心里已经预想好了那两人会衣衫凌乱的纠缠,也想到了顾泽西跟冯清宁会哭着跪在她面前,求她不要把事情说出去。

????可她眨了眨眼睛,在几次心灵的冲击后,终于接受了眼前的事实!!!

????顾泽西被冯清宁灌醉了,跪在地上,吐得跟狗一样!

????而她一早派进来的小助理,则跪在冯清宁身边,下颌被强硬的抬起,一口又一口的喝下冯清宁灌下的酒!

????冯知言惊愕得说不出话,心里却翻天覆地的呐喊着,我的妈呀!到底发生了什么?!!!

????还没等冯知言回过神,那单脚搭在桌子上,坐姿霸气的女人突然踹了顾泽西一屁股,嚷道:“小子,快起来,起来喝啊!你这扭扭捏捏的性子,在我们营里,只配当女人。”

????冯知言心里再次呐喊,这特么还是她认识的姐姐吗?

????原来冯清宁酒后竟是这个鬼德行?

????冯清宁似是玩的不过瘾,甩开七荤八素的小助理,挥舞酒瓶,“酒呢,快拿酒来。”

????早有预料的白昱清,…

????终于,冯清宁发现了嘴巴快哦成鸡蛋的冯知言,两步上前,一把扯住她的领子,仔细端详。

????微红的脸忽然鼓起,然后朝着冯知言打了个酒嗝,特别不满道:“侍女,卧槽,哪来那么丑的侍女?这人谁找来的?”

????冯知言从没想过一个酒嗝威力那么大,眼珠子瞪了瞪,直接醉倒在地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